这里发现
一只程序猿O(∩_∩)O
渴望用Hello World改变世界,喜欢电影,喜欢跑步,略带文艺的逗比程序猿一只!

故事的小黄花,从出生那年就飘着

童年的荡秋千,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……

“噔噔,噔噔噔噔噔噔噔噔….”,睡眼惺忪,抓起床头的手表,眼睛竭力的拉开一条缝,看了一眼,九点多了,“哪里传来的国歌的声音?”拉开窗帘,楼下竟然在升国旗。昨天到北京已然是晚上了,没注意到原来楼下有一所小学。今天是星期一,大概是每周的升旗仪式吧。帮导师来北京办些事情,昨天打电话得知有些事耽搁了,所以今天没什么事,就多睡了一会儿。

索性倒了一杯水,站在窗前边喝边看了起来。一个个稚嫩的小身影,穿着校服,带着红领巾,学生代表的讲话…勾起了好多好多童年往事。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走过来,每一天每一秒都在发生着变化,上个月24号刚刚过了25周岁的生日,发现90后已经步入25高龄了,本来想码字纪念一番,无奈在学校总是浮躁的很,好在今天得空,有时间这么正经的胡说八道一番。

既然是正经的胡说八道,既然是1024那天出生,既然是一只程序猿,那我就暂时把我比作一棵二叉树吧。一路走来,每一年,每个月,每一天,每个小时,每一分,每一秒都在做选择或者被选择,回答着是或否,每一次的选择就意味着舍弃了这一半未来,而选择了另一半,所以每一次都显得弥足珍贵。如果说到每一秒都在做选择,未免有点鸡零狗碎,斤斤计较,满腹矫情,显得自己少了一番豁达。那么我每年做一个选择总不为过吧,如果我能活到80,那么我一生会有2^80种可能,而我最终只是选择了其中的一种罢了。选择的可能很多,但是每一次选择无疑都是致命的。

大学毕业已经一年多了,一直都不能把这段记忆,这段长达五年的记忆消化掉,因为包含了太多快乐、悲伤,太多的希望绝望,倾注了太多的感情,最好的朋友们、最亲的兄弟姐妹们以及曾经以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,每一次试图拨开这段记忆总是望而却步,犹如撕心裂肺。大学的时候,说在学校走五步就能遇到一个认识的人似乎真的不为过,那种感觉真的是既往不再。一伙逗比天天吹牛逼恨不能把天说破,不装逼,难成兄弟。有个逗比嫌床硬偷了我的床垫,然后再给我装逼说他的床舒服,还有个逗比天天偷我枕头,还有逗比他么的天天上我床祸害,想想这帮逗比天天上我床,还得dota大人马带他们飞,心真累…还有个逗比大学有一个梦想是把我灌醉,可惜毕业的时候都没实现,总是过几天要装逼和我喝点小酒…毕业的时候,明明知道他日必会再见,但是却不知道他日是什么时候。然后要说的就是工作室的兄弟姐妹们了,大家怀着一腔冲动,一起租房,一起写代码,一起嗨到不行,一起养狗。养过三条狗,死了两条,真是不堪回首,一开始那条还没长大就死了,后来一只叫妞妞的萨摩耶也死了,输液输了好几次还是没治好,大家难受了好久,后来埋到了学校外面的山上。再后来别人又送了一只萨摩叫笨笨,可惜真的太笨了,不知道咬坏了多少耳机、电线、鞋子,什么都吃,无奈最后只能又给别人了。最后要说的是一直都不愿再提起的那段失败的感情,来来回回走走停停,终致心灰意冷。失败的导火索大概从决定要出国还是考研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吧,理想终究拗不过现实,感情终究拗不过人心,后面的事就不愿意再多说了,问心无愧已然足矣,曾经以为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终究还是成了路人,三年又如何?还不是吹弹可破。曾经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和爸妈说过此事,怕他们担心,直到几个月后实在瞒不下去,实在掩饰不住伤感,实在编不下去了才和他们说了,但愿爸妈也只记得她的好吧。老妈安慰要学会放下,我又何尝不知?其实留恋的并不是那个人,而是那三年的点点滴滴。我知道将来一定会遇见最终走在一起的那个她,但是可惜的是再也不可能和那个她大学走过去的三年,不能一起上课,一起自习,一起突击考试,一起上食堂吃饭,送她回宿舍…往事已往,不说了,不说了,各自安好。

年过25载,在做出那么多选择之后我竟然泛起一丝惶恐,且有愈演愈烈之势,不是怕自己过得不好,而是怕生活不再充满新意,惶恐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生活湮没,惶恐自己的下一次选择,下下次,下下下次选择会不会已经没有什么新意,生活会不会只是柴米油盐,工作会不会只是打卡上下班,人生是不是已经不是一棵二叉树而是一条单链表了,如果是那样,还不如把中间的过程直接remove掉算了。庆幸的是自己还没有沦陷,还没有放弃对生活的追求,还能做到宁缺毋滥,还能有一丝最基本的自我,还能坚持,大概我会一直坚持下去,直到生老病死,直到尸骨无存。不想写了,累。

伤感好累,不如逗比的活着!

2015年11月2日·北京

(终)

转载请注明出处fullstackdevel.com:SEAN是一只程序猿 » 故事的小黄花,从出生那年就飘着

分享到:更多 ()

Comment 2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  1. #1

    太感人了,我都要哭了。。。[泪]

    youngyangyl2年前 (2016-03-18)